美术馆禁用单反照相机有必要吗?

最近,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记录了自己前往余德耀美术馆参观“奈良美智”个展时的情景:因为携带单反相机,她被工作人员特别关注,“全程保镖式观展”,后来才在展馆外看到一块告知牌,将原本禁止“专业摄影摄像设备”中的“专业”二字贴掉。

海内外不止一家美术馆禁止在馆内使用单反相机。这让一些参观者感到不解:使用单反相机不过是希望拍出效果更好的照片,怎么就被禁止了?但也有观众认同这样的做法:使用单反机不仅对其他参观者影响更大,还可能对展品造成侵权。

余德耀美术馆并不是唯一一家在参观展览时不允许使用单反相机的美术馆。日本那须盐原市的奈良美智个人美术馆,许多地方就不允许拍照,甚至连手机也不能携带,在一些观众看来此番余德耀美术馆的举措是延续了这一“风格”。

与余德耀美术馆距离不远的龙美术馆,则明确将相机与行李箱、背包和饮料等物品列入场馆展厅内“不能携带”之列,但现场提供免费寄存服务。

上海之外,因日本建筑师安藤忠雄设计吸引不少人打卡的广东顺德和美术馆,规定详细到相机和镜头不得超过15厘米。不过和美术馆专门设有“相机日”,限时取消相机的体积限制,但杆、脚架和灯光设备依然被禁止使用。

浦东美术馆因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建筑风格吸引了不少参观者在馆内外驻足拍照,美术馆门票背面和导览折页上的参观须知明确“不得使用闪光灯拍照”,未明确限制单反相机。据悉,大多数美术馆和浦东美术馆一样,为保护艺术品安全,美术馆对灯光往往有着严格限制,因此闪光灯被严禁使用,同时三脚架、杆等对他人观展带来影响的设备一般也不允许使用,但对单反相机并没有限制。

而余德耀美术馆的“购票须知”里第五条中同样明确不能使用“三脚架、杆和闪光灯等专业设备进行拍摄”,在一些艺术爱好者看来,这条规定显得语焉不详。在一家出版机构工作的陈晴参观展览时一般都会携带单反相机以拍摄更加清晰的展品,在她看来不能用一个“等”字代替单反相机:“说到专业设备一般人第一反应就是单反相机,但须知里连三脚架、闪光灯都列了却没写单反相机,这多少让人有些不理解。”她认为,如果场馆或展览禁止携带单反照相机应在购票时写清楚:“余德耀美术馆离徐汇滨江不远,观展同时很多人还会去滨江游玩或去餐厅吃饭,都会使用相机。写清楚不允许使用相机,我们在行程规划上能提前准备。”

据业内人士介绍,许多美术馆对拍摄行为进行严格限制,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光线会对展品造成伤害,因此绝大多数美术馆都严格禁止使用闪光灯。但在一些艺术爱好者看来,这不能构成禁止使用单反相机的理由。在一家艺术教育机构任职的胡女士就认为,依据目前的研究,对艺术品有伤害的是闪光灯,而单反相机机身与闪光灯分离,只要禁止带进闪光灯即可,“相比之下我倒是遇到好多次有人手机拍摄时闪光灯自动打开了。”

美术馆限制专业设备拍摄的另一大原因则是版权。据业内人士介绍,奈良美智这样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展,合同中一般只有展览授权,不能“复制”“利用”。“当代艺术的收益包括艺术家的周边产品,奈良美智的版画、玩偶价格都很高。”据透露,专业设备拍摄艺术品可能为侵权带来隐患。

随着网红经济崛起,经营社交账号的网红博主们热衷打卡各类热门艺术展,有些人同步“带货”自己的“穿搭”,还有些人则借此营造自己的“人设”以便承接“推广”业务。“无论是把艺术品作为自己带货的背景,还是把艺术展作为构建自身形象的一部分,法律上或许还没有明确责任,但客观上这些网红博主们利用了艺术家的创作和美术馆的资源,最终是自己获益。”曾在美术馆工作多年的严先生介绍,美术馆也一直在研究如何既让参观者拍到自己想拍的照片又避免侵权的争议:“作为管理方很难甄别谁是普通观众谁是网红博主,只能采取同样的限制措施,这或许让一部分观众感到不便,但也是经过各种权衡后的举措。”

“参观重要的展览我一定是带相机而不是手机,这是对展览的尊重,也是自我的需求。”从事装置设计的伍先生表示,他选择用单反相机拍摄,是对艺术品一些不为人注意的细节更有兴趣:“比如奈良美智的展览,我会想拍摄艺术家创作人物的眼睛和嘴角,这样的细节不通过单反相机很难拍好,也很少有画册能恰好关注到我想看的细节。既然真品就在眼前,我为什么不好好记录?”

然而伍先生则是另一些参观者“最不喜欢的人”。“我赞成美术馆禁止使用单反相机,毕竟参观时手机拍摄影响范围有限,但单反机不一样。”在上海一家外企从事财务工作的孙源曾不止一次在艺术展上提醒举着单反相机的参观者不要“霸位”:“我个人经验是举着手机拍摄的参观者,提醒一下就会注意;举着单反相机的参观者能理直气壮地拨开队伍让别人让出最佳欣赏位,还长时间霸占。”孙源回忆,曾有拿单反相机的参观者强调自己跟拿手机拍照的参观者不一样,是“专业爱好者”。“连爱好也得分‘专业’?”

“既然来到现场,看到原件,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欣赏。”职业摄影工作者刘磊参观各类艺术展时从来不带相机。在他看来,要拍照片不如买本画册,“人家专业团队拍摄比你好得多”。在他看来,既然能看到艺术品原件,就应该“用眼睛和心来感受”。刘磊对国外许多美术馆的陈设印象深刻,作品前面设有座位供参观者坐下安静欣赏:“什么时候我们想和艺术品对话,而不是忙着拍照打卡、发朋友圈或者立人设,那才是真正享受到美术馆的乐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上海一拍卖行雇群众演员扮买家设局骗收藏者支付高昂鉴定费
Next post 南国灯世界打造武汉高端灯饰卖场新地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