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宣德青花瓷真品特征有哪些?明宣德青花夔龙纹罐鉴赏

直口圆唇,圆肩丰盈,下渐敛收,轮廓简洁雅致,比例恰到好处。胎质细嫩,白地匀净,釉若柔丝,轻轻抚揉,爱不释手。蘸青料,挥笔写意画夔龙成双,或浓或淡,率真随心,尽在勾勒渲染之间。夔龙鬃毛曲卷,长鼻上卷,翘首张喙,口露尖牙,缓吐双莲,栩栩如生。双足若狮,三爪如镰,两翅自肩下而出,长尾分岔而曲,连同蜿蜒莲花,弯卷之间,相互呼应,布局妙不可言。二兽相逐,矫健有劲,却不失天趣,足见匠人妙工巧思。器肩又缀如意云头,加添折枝小花,配以足上交迭莲瓣,画面更显工整典丽。器底足内满釉,署青花六字双圈款,端庄秀雅,诚宣德重器。

中国传统龙纹形式甚多,但此宣德青花罐上所绘夔龙纹,又称「香草龙」,或为其中最惹人喜爱者。夔龙纹之佛教意涵,使其盛行于早明时期,然缀此纹之瓷器极为罕见,现存此类夔龙纹罐仅知另外四件,仅其一仍属私人收藏,但品相未及此品完整。

罐腹绘二夔龙,狮爪拔张,威猛向前,龙尾长伸,蜷曲相随,鼻唇高翻,口衔莲枝,娇蕊纤纤。夔龙造型源自印度文化中的摩羯,乃海中神兽,常见作于建筑纹饰,用以护主避邪,汉朝以后,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但并无普及,仅见于佛教造像或寺院雕塑细节。

元代以降,中国境内之藏传佛教越见兴盛,夔龙纹饰也更为多见,如北京城外长城居庸关云台拱门上之浮雕,建于至正五年(1345年),上原有三座白佛塔,满饰藏传佛教纹饰及六种语言之经文,其拱门左右便浮雕一对夔龙(图一)。

明成祖永乐皇帝深崇藏传佛教,夔龙纹饰亦常见于当朝佛像唐卡,多饰于环绕主尊的背光,长尾盘绕,其线条往往与繁丽的拱顶装饰相缠难分,参考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一幅大威德金刚像刺绣唐卡,主尊二侧双夔龙蛰伏作拱勾勒背光,见于博物馆特展《Defining Yongle. Imperial Art in Early Fifteenth-Century China》,纽约,2005年,图版35,唐卡细部又载于页60、87,并展于《明:皇朝盛世五十年》,大英博物馆,伦敦,2014年,图210(图二)。

宣德皇帝勤政尚儒,天下太平富裕,并深受其祖父永乐帝崇信佛教之影响,永乐始筑之佛教寺塔,宣德续建,多告竣工,如南京大报恩寺及其琉璃宝塔,永宣二朝并有施工,终于宣德年间完工。此时景德镇御窑厂造瓷亦显藏传佛教影响,宣窑礼器多以青花瓷取代前朝单色白瓷,青花作例除较为常见的缠枝莲与莲瓣纹外,也有饰佛狮、八吉祥(《八宝吉祥-仇焱之旧藏明宣德合盌》,编号3301)和团珠等,亦有书藏文佛咒甚至作藏式造形者,如僧帽壶,前朝仅见单色,宣窑却有以青花作饰之例。

永乐一朝,大型青花瓷罐多用以外销至北非、中东、近东及东南亚等地区,而宣德窑所造青花罐,器身一般书年款,受内府管控,多为宫廷所用。中国传统上,罐之器形多用以盛酒,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明宣宗宫中行乐图》记述宣德帝闲暇游戏之景,卷中描绘方桌上、山水案屏前,陈设各式金质酒器,其中三件盖罐器形与本品相似,应为纯金,托以红漆座,罐旁亦见执壶、瓶器、合盌、杯及杯托(《八宝吉祥-仇焱之旧藏明宣德合盌》,编号3301,图一)。推想此类绘佛教纹饰之瓷罐,或也用于奉酒。

然而宣窑似仅烧造少量绘佛教纹饰之青花瓷,夔龙纹更是珍稀少见。着录仅见另外四件类同瓷罐:北京故宫博物院藏一例,屡载于博物院典籍,但与此器最大差异在于底部,故宫藏品罐底仅年款处挂釉,其余为素胎留白,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上)》,上海,2000年,图版100(图三、四);另一罐现藏北京国家博物馆,刊载于《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文物研究丛书.瓷器卷:明代》,上海,2007年,图版29;第三例带后配盖,曾为吴赉熙、Lindsay F. Hay 少校、Soame Jenyns 递藏,现存剑桥费兹威廉博物馆,录于 B.S. McElney,〈The Foliated Dragon〉,《香港东方陶瓷学会汇刊》,第一期,1975年,页54,图版1,曾二度售于伦敦苏富比,1937年5月26日,编号37,及1939年6月16日,编号97;最后一例曾展出于《云海阁》重要中国瓷器.张宗宪珍藏展,伦敦佳士得,1993年,编号12,1988年12月12日曾售于伦敦佳士得,编号173。还有一件相近但无年款之例,2000年10月30日于香港苏富比上拍,编号103。

另参考一件青花云龙纹罐,无书年款,其夔龙纹造形略异,肩颈纹饰亦不同,或为永乐年间所制之雏本,1989年5月16日售于香港苏富比,编号112,收录于《香港苏富比二十周年》,1993年,图版55,及《香港苏富比三十周年》,香港,2003年,图版211;景德镇明代官窑遗址出土相同纹饰的瓷罐残器,虽有欠完整,但仍可见署有宣德年款,录于《故宫博物院与景德镇陶瓷考古新成果:明清御窑瓷器》,北京,2016年,图版130。

此类罐器似乎不带瓷盖,昔时或配以其他材质之罐盖使用。湖北钟祥梁庄王墓葬遗址出土一套高足瓷盌,配有银托与金盖,铭纪正统二年(1437年),见《梁庄王墓》,北京,2007年,上卷,页76-80,下卷,图版80、86。

宣宗工书画诗词,其文房水墨器具上也有饰夔龙纹者,以祝愿帝王文思泉涌,源源不绝,明代御窑遗址出土二件夔龙纹水注残件,然夔龙与此形象略异,刊载于《景德镇出土明宣德官窑瓷器》,鸿禧美术馆,台北,1998年,编号F5、F6。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草书须做百岁功(图)
Next post 北京翰海2022拍卖老师浅谈元青花的特征鉴定技巧(附真品及底部图片)